三降降低了病人和国家的负担
2020-07-02 12:0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建议,对于不同的病人要做不同研究,不能“一刀切”,有些价格可以提高,有些价格却应该下降。

第二个提升,是提升床位费。目前,北京三甲医院的床位费标准是每天28元,他建议参照三星级宾馆的标准,把床位费定在140元到150元之间。“比如冬天供暖之前,有的病人做完手术却不着急出院,说法就是‘我们家还没给暖气。’”刘玉村说,该出院时不出院,降低了医院的工作效率。

第一个提升,是提高挂号费,通过设置门槛的方式,挡住一些不是必须去三甲大医院看病的简单、慢性病病人。“就以北大医院为例,普通门诊的专家挂号费是14元,我做过调查,如果挂号费明显提高,比如到100元,就能挡住三分之一的病人过来,因为同样是取药,在社区花10元挂号费就能解决,干吗要花100元到大医院?”

“优质医疗资源的提供,应该是北京市民拥有幸福感的一个方面。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,这可是‘动一发而牵全身’,一定要宜粗不宜细,粗中还有细。”提到医改,市人大代表、北大医院院长刘玉村可谓有一肚子的话。他在此次人代会上建议,制定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整方案,要充分考虑到不同病人群体对负担增加的承受能力,调价的同时不增加百姓负担。

“当然,不能一味涨价,增加老百姓的看病负担,在药费、耗材费和检查费三个方面,我建议也要降一降。”刘玉村谈道,中国进口药的平均售价,明显高于印度、韩国等周边国家,完全有空间将药费价格压缩三分之一。同时,医院使用的一次性耗材,包括心脏支架等,价格也是国际市场价的5到10倍,因为在流通环节中增加了5倍。

“增加和降低,不是简单的价格调整,而是结构调整,三升提升了医护人员的价值,三降降低了病人和国家的负担。”刘玉村提到,北京马上搞阳光采购,希望政府能公开招标,把药费降下来。

“我为什么说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宜粗不宜细?因为不同病人群体,对价格多寡的承受能力不同。”刘玉村举例,肾功能衰竭是长期病,病人往往失去劳动能力,“这样,即使增加不多,对他们的负担都很高。”

第三个提升,就是提高手术费。他举例,现在做一台胃癌手术,6位医生护士忙活一上午,手术费只有1000元,按人头计算,劳务费太少,无法体现医生的价值。“有些医院的阴暗面,同行不赞成我对外说,可我认为得理性看待这个问题。”刘玉村自揭“内幕”,即使不涨价,有时医护人员也会用各种办法,加这个检查,加那个检查,病人离开手术室时交的费用也不低于1万元,“为什么想着法加价?因为手术费的成本摆在那里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hxb.com.cn山东省新泰市匣姑词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- www.lhxb.com.cn版权所有